關於部落格
分享書籍、電影、生活中有趣的一切。
  • 104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y Opinion 生活幫手》令人噴飯絕倒的店員

天殺的豬頭店員


日前讀到一本好書,書名叫做《植物的秘密生命》,適逢一位酷愛這類書的朋友生日,所以就想買一本送他。 由於並不是太暢銷的書,所以一般書局都只庫存一本,賣完就沒了。
我走了幾家都在缺貨中,光是在架上尋尋覓覓就把我折騰翻了。所以後來,我索性用問的。現在的書店都時興用電腦建檔,真是方便,只要跟店員報上書名,就立刻能知道這家店是否還有存貨可買。以我天真的想法來看,請店員用電腦幫忙查一下書,應該不是很麻煩吧?


我光臨這家金石堂的時候,是一般上班時間的下午,店裡生意看起來並不算太忙。我走向櫃檯,跟那位男性店員請教:「請問一下,《植物的秘密生命》這本書,還有沒有?」「什麼?什麼書?」「植物的秘密生命。」我重複說了一次書名。


男店員拿起櫃檯的電話,撥了內線,請另一位店員幫忙查,他說:「你查一下,我們店裡還有沒有《豬的秘密日記》這本書?」我聽到的時候,差一點當場後空翻!因為一向以牙尖嘴利、口齒清晰著稱的我,竟會在口語傳達上造成這樣大的謬誤......實在丟臉耶,我想。
於是我趕緊湊上臉去,重新更正:「對不起,是《植物的秘密生命》。」「植......什麼?」「植物的秘密生命。」


男店員撇起嘴來,斜眼責備了我一下,彷彿是怪我沒跟他講清楚。我則回應他不置可否的微笑,畢竟只是查一本書罷了,我只想快點結束。
這時,男店員再度跟電話另一頭更正剛剛說錯的書名。這次他說的是:「你查一下《植物的生活秘密》 ......」天哪!我快瘋了!


我又再把正確的書名說一次,並建議是不是用寫的會比較清楚,就在我打開背包翻找紙筆的時候,我聽見男店員總算把書名說對了。男店員說完了書名,停了約二秒鐘,就掛了電話,接著也沒招呼我半句「等等」或者「稍後」之類的話,就放我傻傻站在那裡等。


沒多久,查詢有了回音,男店員理直氣壯地跟我說「沒有」。


簡簡單單兩個字,還真讓人一時錯覺他其實是個睿智有效率的店員哩。我在離開之前,想試著多問一些訊息,結果還是自取其辱。


「不曉得你們分店會不會……」
「沒有。」
「這附近最近的金石……」
「沒有。」
「你們何時會補......」
「沒有。」


就在那一刻,我突然很能體會,為何會有人想拿槍掃射郵局了。


這個金石堂店員的公幹指數:三顆星!


Orange感想:有時候在捷運上看到一些20~30多歲帶著「耳塞式耳機」(外型就是一般常見的,很像縮小版的蓮蓬頭),音樂放的有夠大聲(音樂術語稱作「漏音漏很大」),有時候真搞不懂是在"隔絕捷運的噪音",還是說"為了要把音樂聽清楚,所以放的很大聲"。奉勸那些喜歡在捷運上聽音樂的音樂愛好者,考慮一下「耳道式耳機」或是「耳罩式耳機」,以及降低音樂播放音量,否則耳朵遲早會被諸位弄到無法回復正常聽力的地步!


書價打折,店員智商也打折 ── 光統書局


繼上回「金石堂事件」之後,我跟書店店員講話都特別注意,一定要一字一句講清楚才行。說話這門藝術,實在是太深奧了;別說南北台灣語言上有多少微妙差異,就連跟同一個城市裡的人溝通,也是馬虎不得耶。
這次的事件是發生在八德路三段的「光統書局」,當天是中午吃飯時路過,看到他們正在實施週年慶全面八折的活動,便跟同事兩人一起進去逛逛。


由於人挺多的,所以我們速戰速決,很快挑了幾本想買的書,即刻去櫃檯結帳。我們身上剛好都沒帶多少現金,於是決定先用我的信用卡結帳。我把書放到櫃檯上,一手把我的卡交給櫃檯小姐,我說:「一起算。」這時,我突然靈機一動,就把我跟同事兩人的書分成兩疊,然後我說:「幫我分開裝,謝謝。」


接下來,我看著櫃檯小姐整個人愣住了。
她先是非常為難地看著我,然後又瞪著收銀機皺眉頭,好像在思考一個相當棘手的難題。大約十秒鐘過後,她對我說:「嗯,那信用卡我必須分兩次刷喔。」她說。「為什麼?不用分兩次刷吧?一起算就好了啊。」我不解地回應說。「可是……我們的作業程序就是這樣啊。」她很堅持。


這時候,「金石堂事件」的記憶又回到我腦中,我於是迅速回想剛剛是不是有什麼話是沒講清楚的。


我立刻先深呼吸,面帶微笑,讓自己徹底冷靜下來,把話重新簡明地再說一次。
「小姐,我的意思是,全部一起算就可以了,只是包裝的時候分開包。」「可是我……茲,對不起,我沒辦法這樣作業耶。」


我覺得自己好像到了「陰陽魔界」,突然間我也開始懷疑起我自己是不是瘋了。比方說,我只是以為自己說的是中文,其實我說的是猴子話等等。我被村上春樹附身了嗎?


就在這時候,一直站在櫃檯裡的另一位男店員,似乎是再也看不下去了,於是站出來說話。他對我說:「對不起,不讓我們分開刷卡,真的會讓我們很難作業耶。」哇~~嗚嗚嗚嗚!救命呀 ……!!


這時,我已經非常肯定,我遇上的是兩個大白痴,所以我決定用對付白痴的辦法來說話。


我說:「這樣好了,全部通通一起算,也通通一起包……不過可不可以多給我一個塑膠袋?」我很聰明吧?這下子沒人聽不懂了吧?你們猜這男店員怎麼回答我?他回答我說:「這樣好不好,我卡一起刷沒關係,我包好以後,我再多給你一個塑膠袋,這樣好不好?」


請大家評評理,他說的意思,跟我說的有哪裡不一樣?


在我終於結完帳離開之前,我聽見一個客戶跟剛才那位櫃檯小姐詢問:「請問一下,雜誌類的有沒有打八折?」那櫃檯小姐滿臉為難地說:「對不起,先生,雜誌類的我不能幫你打折喔,我們沒有辦法這樣作業耶!」


這兩位光統書局店員的公幹指數:一顆星!(我好同情他們......)


曠古絕今大黑店─ 楊記刀削麵館


對上班族來說,每到中午用餐時間就傷腦筋,附近餐館該吃的都吃膩了,那些不甚好吃的,也為了「總是得換換口味」而一再光顧。就是這麼一回事。所以,當同事某人又發現一家好吃的,大夥兒總是很樂意一起去嚐嚐。


這家楊記刀削麵,就是這麼讓我帶著同事去光顧第二次的。這家楊記的刀削麵還真是不錯吃,平時生意不錯,常常是客滿的。第一次來這家店的時候,我點的餐是「醡醬刀削麵」,一切都令人滿意,第二次再去的時候,想改吃點別的,所以點了「肉絲湯餃」。


附註說明,他們標示的價位是:一粒水餃4元,一碗十粒份的湯餃是60元。簡單換算一下,就是多了肉絲再加20元就是了。


事情其實很簡單,是吧? ……我一開始也是這麼以為的。當店小妹把我的「肉絲湯餃」端來的時候,我差一點沒把隱形眼鏡給瞪到碗裡頭去。那碗「肉絲湯餃」竟然只是......泡在開水裡的十粒水餃。


是的,你沒看錯我也沒寫錯,就是絕對不添加任何雜質、清澈見底的一碗熱開水,裡面漂浮著十顆水餃。因為當時客人很多,我直覺以為是因為生意太忙,老闆一時疏忽了,於是我叫喚了店小妹來問問。


那店小妹就撇著嘴,往我的碗裡瞧了瞧後說:「就是湯餃啊,餃子加湯啊,要不然你想怎麼樣?」「菜單上寫的是『肉絲湯餃』耶。難道不應該是湯餃裡加肉絲嗎?」「嗯......」那店小妹像是意會了我的意思,皺著下巴,頻頻點頭,一副高手遇到對手的模樣。「你這麼說也有道理喔,我去跟我們老闆娘問問看。」


我當場傻眼,一頓午餐變成了哲學辯論 ……這也就算了,跟我對手的竟然還是這樣的豬頭妹。沒多久,那店小妹回來了,她自信滿滿地朝我走來,瞧她那神情,就擺明了是有備而來的模樣。看來,她是很有把握的。


「我們老闆娘說,我們的『牛肉湯餃』裡面也是沒有牛肉啊,所以,肉絲湯餃裡面,沒有肉絲也是對的呀!」她說著,還挺得意的,一副這下子贏定了的傻樣。「可是這湯 ……分明是白開水呀!」「才不是,那是燙過肉絲的湯啦!」
就讓我告訴各位,那所謂「燙過肉絲的湯」喝起來如何。


那可是道道地地、不折不扣、經得起國家驗證、以他們楊家全家大大小小性命擔保、絕對童叟無欺、舉頭三尺眾神明連署背書的......白開水呀!


沒有味精,沒有鹽巴,只有煮過水餃的水都會有的淡淡一層油。可以想像我那頓飯吃得有多痛苦。
說扔下別吃了吧,又明明是能吃的東西,糟蹋糧食會遭天譴 ;說就這麼硬著吃吧,又實在難以下嚥。
大家想像一下,完全沒有味道的豬絞肉,吃起來真的是很噁心的......


十粒水餃...40元
燙過肉絲的白開水...20元
一共60元,請買單,謝謝。


從座位走到櫃檯結帳時,我又遇到那位店小妹,她顯然一直樂在剛剛「辯倒我了」的歡樂中,還向我得意地笑了笑 ,彷彿在說著:「像我這樣聰明的才女,一定讓人印象深刻吧!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