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分享書籍、電影、生活中有趣的一切。
  • 104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y Opinion 賞‧電影‧》──獵殺代理人

嘖!我滿猶豫到底該給四分還是五分
在美國FBI擔任工作的葛探員以及皮探員兩人經手了一件「仿生代理人」被殺事件,但當兩人來到使用者家中時,女性使用者七竅流血死亡,而男性使用者──仿生代理人發明者坎特博士的兒子──亦被發現死於大學宿舍中。兩起死亡事件導致了FBI調查人員中的恐慌,畢竟,「VSI(仿生代理人開發公司)宣稱仿生代理人的死亡並不會造成使用者身亡」的鐵的定則被打破。葛探員以及皮探員出馬開始抽絲剝繭。

新穎的科學、人類、社會議題,這三項問題加起來的規模可不小,導演以及編劇的野心不小。
原先認為晚間8點30分看一定會來不及,沒想到劇情的緊湊進度竟然只花了我不到100分鐘的時間!?但是帶給我的後續思維過於龐雜,因此10點過後想要整理思緒相當困難,只能先好好睡一覺隔天再整理。








情境一:試問自己,如果你/妳對自己的容貌、身材沒有認同感,如今有項機會可以讓你選擇想要的容貌以及身材,你/妳願不願意?情境二:試問自己,如果你/妳所挑選的軀體沒有身體的痛、冷、熱、癢等刺激感受,你/妳願意嗎?
情境三:試問自己,如果你/妳僅需待在家中即可,而你/妳透過神經所操控的「代理人」可以在外不論刮風或下雨都可替你/妳跑腿,你/妳一天願意花多久使用?


這麼直導人們心靈的問題,都是劇組想傳達的意義,這也就是為何我給予4分的原因,探討的相當有深度。結合科學與道德的問題,很類似於麥克‧克萊頓的手法,甚至讓我錯覺認為「應該有原創小說吧」,但實際上並沒有,若有小說版本我想更可以深入探究「身為人類」這個嚴肅課題。
言歸正傳!


葛探員偵辦VSI前創辦人的兒子命案過程中,追查的主線在於「摧毀仿生代理人同時,亦可摧毀使用人本身」的武器。這樣的劇情中,隨著葛探員發現VSI前創辦人以及軍方間的開發計畫而逐漸明朗。
案情明朗化的同時,葛探員的心中對於一直無法和妻子坦承訴苦感到相當無奈,而現在又因為代理人死亡可能同時導致使用者本身死亡的謀殺事件,更使得葛探員想要說服妻子放棄使用代理人──夫妻間以真正的面貌相見。
導演為了加重「人類尋求代理人填補心靈的大量空虛,進而使用代理人進行『狂歡』行為」的批判口吻,遂安排葛探員放棄代理人之後以真實的容貌及軀體,憤怒的毆打妻子的客人,而客人(代理人)被毆打同時因為不會感受到痛覺刺激,各種嘲弄表情便一直出現在葛探員眼前──彷彿嘲笑葛探員欲擺脫代理人制度將人類帶領至墮落世界的行動。
而最終葛探員進行拯救仿生代理人以及使用者的橋段時,選擇「仿生代理人連線確定維持與否」的選項選擇了否,正是部分實現了VSI前創辦人的願望──將人類的毒品(利用仿生代理人縱欲及過度享樂)消滅殆盡。





VSI前創辦人的初衷僅在於利用仿生代理人的方式,使得生理方面有障礙的人們可以不必理會外在的痛苦以及表現,而能夠透過仿生代理人的機制使其能夠以全心的面貌與他人互動。這樣的思維不就是我們當前科技所欲努力達成的目標嗎?──替殘障者、腦性麻痺病患...等設計僅需透過腦部的神經傳導,便可執行機械機構的動作!
導演將其眼光放大到極致,變成了連正常人亦可使用仿生代理人。然而正常人的需求根本不在我們這個時代的考量範圍內,因此導演以負面呈現我們的可能未來,也就是如同片中剛開始VSI前創辦人的兒子欲去夜店狂歡的墮落生活。


對於導演能將眼光放至如此的未來景象確實感到相當佩服。但是看到電影中的情節構思,還是稍嫌可惜。因為我們所處年代的科技尚未如此成熟,因此儘管導演利用前面的「14 Years Ago」、「7 Years Ago」等字眼將我們的時間軸推移致他所預設的年代,剛開始仍無法理解前面的用意,等到整部片看完,慢慢思索VSI前創辦人死前的話,我才能了解導演原來的苦心。這點的呈現要等到電影後段才能深刻的體會,有點可惜。
另外一方面,VSI前創辦人身兼數個面孔:人權聯盟主席、皮探員、他的兒子,因此觀看過程中的頭腦得要清楚一點,別被葛探員身陷的眾多線索中迷失,畢竟那個「OD」可是從頭到尾都在VSI前創辦人的掌握中,一點都不需要葛探員的協助追回XD。所以劇情對我來說有點稍微快了許多,因此若能把不到100分鐘的劇情再多加葛探員的說明,定能增加戲劇的順暢度。


很多人都會將本片的「仿生代理人」聯想到「阿凡達」,但我想兩個探討的面向不一樣:前者探討人類的墮落生活,後者探討人類假扮善者背地裡卻進行背叛的勾當。因此這邊就不多作比較了。


本片相當值得我們省思!
(有沒有《機械公敵》的感覺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