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分享書籍、電影、生活中有趣的一切。
  • 10400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My Opinion 賞‧電影‧》──無聲火

繼《大叔》後,這次租回來的第二支片子也是同樣屬於殺手作品──《無聲火》。
還沒放假前,在島上看《大叔》只看到一半就要去站衛兵了所以留到放假才能知道結局是什麼;而《無》片也剛好是在島上看的,無奈當時東森洋片剛好是在中午的時段播出,所以只能看到一半不然沒有沒有睡到午覺= =


本片相較於《大叔》,多了殺手反省自身過往的味道在,當然後者所具備的溫馨橋段在本片無法看見。這部片中,我想劇組應該是想要透過四件殺手"喬"必須要完成的任務來包裝「殺手的內心世界」,從片頭開始就是很強烈的第一人稱敘述,到了結尾處也是透過同樣的敘述內容來完結,頗有前後呼應的味道──即使尼可拉斯所飾演的喬在影片中段幾乎快要悖離自己所定下的四條規矩,到了最後仍舊像是被詛咒一般,不留下任何一絲痕跡地離開人間。
從喬來到曼谷開始,他所接的最後四件案件過程中,和中間人(泰國人阿康)有著工作之外的師徒關係,原先應該是要湮滅一切證據的一貫風格再這次的任務中破功,而這一破功,也導致原先不對自身工作有任何懷疑的喬喪失了殺手所應該要有的「出世」精神(或許也可以說「向錢看」精神,只要有錢可賺,不管任務目標是好或壞)。


這樣的安排我想也是為了要點出「to someone」這個道理。殺手的任務目標之所以成為任務目標,不外乎就是妨礙他人的既得利益。因此每當阿康隨口講講「kill this bad guy」時,喬也總是隨口講講「to someone」──而當這「bad guy」突然間是阿康所認定的「good guy」時,喬內心「to someone」的事不關己漠然態度無法處理,逐漸演變成一個無法打開的結,最後導致喬找上了自己的任務金主同歸於盡。
這就如同許多的戰爭片所要描述的「士兵從單純的接受命令而殺敵,到最後發現敵人已經不是那麼單純可以透過『殺/不殺』的選擇題來解決」類似的道理可以看出,原本是不需經過考慮的事件或情境,到了最後卻莫名的被擺在眼前的事實所困住。


當「to someone」無法再從自己的口中無關痛癢地隨便說說,而是變成他人口中的句子、自己則是事件中的角色時,我想這部片除了要努力呈現殺手內心的情緒起伏,也另外點出了這個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