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bling life!

關於部落格
分享書籍、電影、生活中有趣的一切。
  • 1029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y Opinion 賞.電影.》──派特的幸福劇本

先來複習一下珍妮佛勞倫絲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的出糗畫面,以及上台領獎後非常高EQ的反應!



《派特的幸福劇本》導演是執導過《燃燒鬥魂》──《燃》片贏得83屆奧斯卡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的David O. Russell(大衛.歐.羅素)!另外相當有趣的是,在2011年4月8日上映的《藥命效應》一劇中,勞勃狄尼洛也是和布萊德利庫柏一同飆戲,時隔2年在大螢幕上再度同台!

猶記得在描述自閉症患者的小說《黑暗的速度》裡,對於精神疾病患者內心世界以及所謂的「正常人」,兩個世界不同的互動方式在作者筆下描述的相當精采。而對於「治療自閉症患者協助其返回正常世界」的議題,作者採用了偏向悲觀的結局,讀起來頗令人感慨。

雖然《派》劇並非如同《黑》書探討自閉症患者的人生奮鬥歷程,但出發點同樣是在於呈現「精神疾病患者從所謂的『治療場所』返回社會時,患者本身以及其家庭,甚至是周遭的朋友們,會面臨何種的挑戰」。電影結束後與洞小妞討論時,發現其實可以把「治療場所」討論的尺度擴大到「與社會完全隔離的環境」(例如:監獄)。寫到此處,更發覺其實一個人若是原本在鄉下地區生活,突然返回到生活方式截然不同的地方時(例如:都市),雖然內心受到的衝擊比不上已經罹患精神疾病的患者,但仍舊會發生適應不良的情形。

(我記得...劇中的珍妮佛好像沒這麼苗條欸XDDD不過這個角度看起來相當漂亮!)

而值得思考的是,「接納精神疾病患者」這個嚴肅的議題。
個人覺得David O. Russell是刻意對比同樣罹患精神疾病的派特&蒂芬妮的家庭生活。在醫院接受躁鬱症治療的派特某日被媽媽接回家,一同與父母生活(當然他認為那早已離他遠去的妻子──妮奇── 將來某一天還會回來一同生活);反觀因為喪夫而遭受重大打擊的蒂芬妮,家人無法接受她而將她隔離在後院的一棟小套房中,雖然沒有軟禁但是分開生活的用意在明顯不過。

罹患「性成癮症」正在接受治療的蒂芬妮,曾經對派特說「我只是想交朋友」這樣的內心話。
可見自從喪夫後,因故罹患精神疾病讓她無法被家人所接受,沒有親情支持下當然病情無法有好轉跡象。兩個曾經都是所謂的正常人,但因為遭遇了人生中的重大變故而有了精神疾病(派特的躁鬱症應該是天生的,沒記錯的話,應該也是造成妮奇離開的原因之一),先是「從正常人世界進入了精神疾病患者世界」,再從「精神疾病患者世界進入正常人世界」,都是與旁人一樣有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兩個耳朵,但就是因為「曾經/正 罹患精神疾病」而遭到他人的異樣眼光,這實在是個令人感到非常悲傷的景況。不管是社區那位拿著DV採訪派特的白目學生,或者是派特身邊最親近的父親以「那種朋友」稱呼邀請派特擔任舞伴、甚至協助派特達到穩定情緒效果的蒂芬妮,更遑論警察角色所代表的法律象徵意義......種種都是呈現「精神疾病患者」被正常人所貼上的標籤。

(不得不說,布萊德利庫柏在片中套著垃圾袋跑步實在很......可愛XDDDDD這到底是哪招啊哈哈哈!不過有發現他可以擔剛笑料十足的演員,又可以演出內心戲相當豐富的劇情,相當出色的一位男演員

想到前幾年公共電視曾經播出BBC系列節目,其中一個是《到底誰瘋了?》。根據當時觀片後的感想,發現就算是我們口中所謂的精神科專家,也會對於「正常人」和「經過醫學診斷而判定為精神疾病患者」兩者的行為發生誤判的情況。是不是可以說────所謂的精神疾病患者,他們的生活方式只是異於這世界上99%人類的「正常人」?
試想一下,一個地方,當週遭的1萬個人都是所謂的「經過醫學診斷而判定為精神疾病患者」,只有自己一個人不是精神疾病患者,這個時候,自己是不是已經異於周遭的1萬個人了!?所以此時自己是精神疾病患者!?

恰巧在開眼電影網看到一篇文章,原文章出處在
很多人對於精神病,都抱持著異樣的眼光,其實那只不過是個醫學名詞,也因為這樣,去看精神科,往往被人們是為異常,害怕與你接近,或是更極端的羞辱你。『心理醫生』就像電影中給我們的感覺一樣,只不過是個陌生人,讓你能暢所欲言的陌生人,他不認識你,你也不認識他,你們唯一的關係,就只是把不能對身邊的人說的話『一吐為快』,比『垃圾桶』更無所顧忌,不用怕傷害到任何人。
 
不只美國的獨立製片,有大明星的加持,就連香港的獨立製片,也漸漸的有明星加入,他們尋求一個不一樣的管道,讓他們可以不受拘束的放膽演出。『布萊德利庫柏』不像在【藥命效應】、【醉後大丈夫】裡面般的魅力四射,短髮、滿臉鬍渣、穿了XL大尺碼的衣服、套著垃圾袋跑步(我真想知道是誰告訴他這樣可以幫助排汗,我想穿潛水衣或雨衣效果一定更好!);『珍妮佛勞倫斯』以Rocker的裝扮,初次見面就對對方說你可以上我,甚至在言談中大聲呼喊:『我是個腦子進水的騷貨寡婦』。
 
『他』妻子出軌,海扁客兄,事後被診斷出有『躁鬱症』,被抓進精神病院禁足八個月,在被母親從醫院營救出來後,一廂情願的想與妻子妮奇(Brea Bee)複合,卻意外與好友老婆的妹妹相遇,『她』死了老公,與眾人交媾來療傷止痛,兩位都不怎麼『正常』的人,互相達成協議,他要她幫忙傳信,她要他以舞伴作為交換條件,從互利轉變成互愛的過程中,看著隨時會爆走的他在控制與失控間遊走、在回憶與現實間穿梭。在一連串的過程中,周遭的『正常人』,一點也不亞於被蓋上標籤的他。
 
『勞勃狄尼洛』擺明告訴觀眾,『虎子無犬父』他是我兒子,他的問題其實都是遺傳我,但又在親情層面落下淚,面對外界騷擾兒子,更是挺身而出大聲斥喝,保有那份正常人般的父愛。在病院認識了好友丹尼(克里斯塔克),與在【尖峰時刻】相比,沒有那麼誇張,卻還是嘰哩呱啦的嘴巴動個不停,雖然沒有令人捧腹大笑,卻也十分奇妙,百般的從醫院溜走,卻又表現的不是他偷跑,而是總總外在因素,他一點也不介意被抓回去。另一位被婚姻、工作壓得喘不過氣的好友,只能在私底下抱怨,歇斯底里的行為卻刻意縮小。在球賽時那群種族歧視的白人,誇張的瘋狂行徑,到底誰是正常人?誰又是瘋子?
 
藉由兩組反差的比對,讓人思考著,精神病患者與正常人的差異倒底在哪?難道只有接受治療的人不正常,還是你我都有不正常的那一刻。隨著劇情的發展,可以看出『他們』在很多時候比正常人還要正常,甚至看的很多平常人沒有看到,不過是說出大家不敢說的話。演員們在多數人眼中不正常的行為舉止,都表現得更加真實感,不再是以往感受到的,絕對的瘋狂,而是遊走在高低之間,表現得十分細膩。
 
劇情更大開明作家海明威的玩笑,戲稱他根本在折磨讀者,讓人更加痛苦不堪。"EXCELSIOR"是男主角老掛在嘴邊的座右銘,那是一個信念,帶著他不斷向上。拿著他的例子,給予觀眾看見未來,不管你在是人眼中是否正常,那都不重要,別讓別人拿他的評斷約束你自己,瘋狂的人生也能有完美的結局。沒有財忍的判決、嚴厲的批判,給你的事一個『希望』。

p.s.先前看過《飢餓遊戲》,對於珍妮佛勞倫絲的演技其實沒有太大的讚賞,有一部分的原因也在於對劇情不敢恭維。但是看過本片後,珍妮佛實在是很用心在詮釋內心生重病的普通人。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她朝布萊德利庫柏甩巴掌時,清脆響亮到讓全場觀眾同時「噢!!!」的一聲XD(100%原裝進口甩巴掌

(戲精!勞勃狄尼洛!看他在劇中流下眼淚時實在相當感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